商业

<p>德国已召集埃及驻柏林大使,以抗议周四对开罗的17个民间社会团体进行前所未有的袭击,其中包括一个德国智库</p><p>德国外交部表示,在埃及军事统治者的要求下,安全警察的袭击是“不可接受的”</p><p>康拉德·阿登纳基金会是10个有针对性的民主组织之一</p><p>它与Angela Merkel的基督教民主党有着密切的联系</p><p>该基金会主席,前欧洲议会议长Hans-GertPöttering称该行动“非常恼火”,并要求重新开放办公室</p><p>联合国的声音受到国际谴责,将军方的措施描述为“不必要的严厉”</p><p>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发言人拉维娜·沙姆达萨尼说,他们“显然是为了恐吓长期以来一直批评埃及侵犯人权的人权维护者,包括以前的政权”</p><p>埃及防暴警察周四袭击了一系列国际和国内着名的人权和民主团体的办公室,包括美国政府资助的国家民主研究所和国际共和研究所</p><p>在突袭行动时,工作人员被锁在里面</p><p>安全部队从计算机和文件中取出</p><p>他们离开时用蜡密封门</p><p>此次袭击是埃及检察官对埃及民间社会团体的外国资助进行的广泛调查的一部分</p><p>埃及执政的军事机构 - 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 - 指责“外国人”煽动国内叛乱并煽动民众抗议军队统治</p><p>周四,美国国务院表示,他们“非常关注”非政府组织的“骚扰”</p><p>它暗示华盛顿每年向埃及提供130万美元的军事援助捐款现在存在疑问</p><p>星期五,总部设在开罗的人权观察研究员Heba Morayef表示,未来几天可能会有更多的非政府组织成为目标</p><p>她说,除了星期四被洗劫的17处房屋之外,警察还出现在开罗人权研究所的旧地址上</p><p>她说,该组织两年前搬到了新办公室</p><p> “我们知道还有其他一些组织会成为下一个</p><p>他们今天可能会去找他们,或者等到周日,”她说</p><p>莫拉耶夫补充说,对美国,德国和埃及非政府组织的前所未有的“广泛”攻击令人沮丧,在前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三十年执政期间没有类似的尝试</p><p> “我认为这非常令人震惊</p><p>如果继续下去,可能会关闭整个埃及的人权界</p><p>我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警告说</p><p>莫拉耶夫还表示,政权官员正在利用穆巴拉克时代的压制性和含糊不清的法律来恐吓民间社会组织</p><p> “你们穆巴拉克政权的整个官僚机构仍然存在</p><p>我们教育官员直言不讳地说:'你必须尊重法律',”她说</p><p>埃及人权组织周五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次突袭行动构成了对反军事起义领导人的镇压,并试图“清算”埃及的革命</p><p>声明说:“军事委员会正在使用穆巴拉克的专制和镇压工具......以更危险和更丑陋的方式</p><p>”这些措施是“一场前所未有的运动,旨在掩盖军事委员会在管理过渡时期的重大失误</p><p>”据美联社报道,司法部检查组的一名官员说,在突袭行动中,计算机和现金被没收</p><p>他声称早些时候的一项调查显示,这些团体已经从国外获得了高达1亿美元的资金,这些资金存放在不同的埃及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