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p>我很惊讶地看到大卫史密斯(非洲新兴的中产阶级,12月26日)对金沙萨的LaCitéduFleuve给予了如此不加批判的关注,大多数刚果人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虚荣项目,适用于通过功能失调的经济增长致富的小精英</p><p>当我2010年在金沙萨时,这个奇异发展的广告牌被普通人视为一个笑话,而不是作为向民族资产阶级分配新财富的象征</p><p>金融,咨询和私募股权公司的“乐观行业”有兴趣鼓励谈论非洲的利润前景,当时这些数字表明了两个长期存在且存在问题的趋势:继续依赖商品出口并且没有显着增加通过多元化经济消费</p><p>除了农业生产力低下,粮食安全和气候变化之外,非洲大陆的情况充其量也是喜忧参半</p><p>但只要对增长(和贫困)的自满情绪仍然如此普遍,它就不会好转</p><p>一个核心问题是那些现在通过自然资源繁荣做得“好”的国家是否利用其所谓的力量进行适当的征税,建立监管框架,